彩神8官网-欢迎您

                                                            来源:彩神8官网-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8-14 20:50:50

                                                            如果我们对此毫无思想准备,恐怕未必能应对得了目前这种越来越严峻的局面。很多网友讨论说冲突、特别是局部热战的冲突,到底可能会爆发在什么地方?在我们看来,过去老冷战时期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不打大规模热战,任何手段都可以采取,比如不久前网上传出美国要禁止所有中国共产党员及其家属入境,并且要严格审查以前已经获得签证的进入美国的中国人中间有没有共产党。这引起了很多议论,被认为是非理性的可笑行为。因为如果要把共产党都驱逐出美国,那美国所有的中国领事馆、大使馆,以及中国驻美机构恐怕都要关门了,这是不可想象的。

                                                            当地时间2020年8月11日,黎巴嫩贝鲁特,民众持续在议会大楼附近示威。人民视觉  图

                                                            也是因为在老冷战时期,中国不是主要矛盾,并且中国属于资产阶级革命这个阶段,所以当时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地位是有定位的。于是,美国的战略防御放在了第二岛链,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亚洲大国,在其势力范围内美国基本上不设防,包括台湾、东南亚这一带。但随后世界格局发生了很微妙的结构性变化,就是朝鲜战争爆发了。朝鲜半岛战争实际上是一次国际战争,一方是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有16个国家参战。另一方,除了中朝两国军队之外,苏联的军队实际也参战了。苏联背后还有一批整个苏联东欧的阵营在提供战争装备和军火支持。虽然这一次发生在亚洲、被称之为区域冲突的局部热战,但实际上是一次国际战争。

                                                            老冷战时期中国不是主要矛盾一方,那时的主要矛盾是美苏。到后冷战时期中国仍然不是主要矛盾,因为大量的金融资本主导的跨国集团,正在中国攻城略地大量获取财富,所以这时候中国是贡献者,向西方金融资本贡献了大量的剩余。主要矛盾发生在苏东解体后冲进去大割韭菜的美元集团和欧元集团之间。割了苏东韭菜之后,美元集团和欧元集团就构成了所谓后冷战时期的主要矛盾的两个方面,当然美元是主要方面,欧元是非主要方面。在这个阶段,欧元并不具有足够的竞争实力。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这个阶段,当美元把欧元打压得差不多了,欧元基本上不能占主导地位了,在世界结算和储备货币中,欧元所占比例顶多也就和原来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意大利里拉、西班牙比塞塔、瑞典克朗、瑞士法郎等所有加总所占的比例差不多,也就是20%到30%的样子,没有明显地突破。

                                                            那么在这两大稳定战略之后是什么呢?第三个是新基建。以新基建的低消耗来形成稳定增长的条件,包括大家都知道的5G、大数据体系、人工智能体系等的建设。这些能够在原有产业内部形成挖潜的条件,比如,食品产业,如果有大数据进来支持,它就会很大程度上节约成本,提升效率。这套所谓新基建还包括绿色生态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应该属于我们应对新冷战所带来的非理性挑战的根本举措。乡村振兴、城乡融合、新基建等等这些,都是来支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战略”的新发展方针。

                                                            或许也会有很多人说,这样的金融制裁导致美国现在的结算体系受到巨大的冲击和影响,它的信用会下降。但如果是西方各国统一制裁,它在整个西方世界就不会失去信用,因为他们一致认为,比如南海冲突是因为中国扩张等等。中国国内很多人分析,中国有东风21导弹,不用担心。但这是纯粹看军事实力,如果人家打代理人战争,不直接打你,策动某个南海相关国家来发动战争,由他们提供大量军火、情报和先进技术,甚至配合着搞一些对你国内基础设施的攻击,比如电力等等。结果呢,你还不能打他,因为他挑起的是代人战争。

                                                            但美国表面上并不这么说,明明是资本利益冲突,它非要制造很多意识形态的说法,诸如文明冲突论啊、自由世界对抗独裁专制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中国的头上。中国对此有任何应对吗?没有。因为美制、美言在我们这里大行其道,以致中国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制度准备和话语准备来应对现在这样一种非理性的新冷战挑战。甚至,比如说当我们把这些问题提出来的时候,还有些人说你们怎么敢提新冷战。那意思好像就是说,你这样提就会导致友邦惊诧了。

                                                            美元的结算份额下降,当然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也会下降。这就造成了对美元在后冷战时期所形成的金融霸权的巨大挑战。美国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呢?我们都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美元的背后是美军,有美军撑着的美元才是美金。美军对美金的支撑需要一套制度来维护和巩固,这就是所谓的美制,美国的制度体系要求大家都接受,你接受之后美国的金融资本才能方便的占有你的收益。制度转轨这个概念就成了各个发展中国家最常见的说法,往往包装成各种普世价值,要求你必须接受。比如原来说让中国融入,就是让中国按照美国的制度设计来进行改革,你没按照这一套改,你就属于被美国排斥的目标。

                                                            三、后冷战阶段的金融资本竞争

                                                            这些事情今天想起来很无厘头,当年却是大行其道。老冷战时期有很多荒唐的事情,但是这还不算是最为恶劣的。最恶劣的,是以自由主义名义强制要求所有发展中国家站队,以反共名义在发展中国家搞暗杀、搞政变,甚至把那些搞军事独裁的政权推上去。老冷战时期的这些荒唐行径,在今天新冷战发生的时候,仍然会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发生。